本站首页

最新书画

画廊简介

名家书画

古玩杂件

画廊动态

在线留言

联系我们

 

  • 今天是 2021年1月20日 星期三
  •  

      栏目导航 网站首页>>艺术动态>>徽州文化
     


    徽州文人书画独领风骚


    发布日期:2012年9月25日


      徽州自古文风昌盛,出现了许多大文人,而且著述也极其丰富,明、清两代,徽人著述总计有二干四百八十六部,除象汪道昆、郑恒、张潮、戴震、程瑶田等这些文学大家以外,又掘许承尧《歙事闲谈》文,仅歙县江村一地,乾隆四十年的统计,就有七十八位作家,编著书有155种,他(她)们或名贤硕儒,或富商巨贾,或显宦大僚,有的则为名媛闺秀。如江昱妾吴氏著有《香台集》,汪昱妻陈氏著《闺秀集》,还有歙南洪梅溪之妾郭氏著述《梅溪夜谈》等等,这种情况在徽州很常见的。除文章之外,徽州诗人也相当多,据《徽郡诗选》所记载有名气的诗人,从明朝洪武年间起,亦有146人。而这些文人都是文、诗、书、画兼备的才子、才女,也许他(她)们的文名掩埋其书画方面的成就,虽然他们虽然不是新安画派的主流,但就是他们这些“在山者清”的支流汇成声势浩大的新安画坛上的强大潮流,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文化发展,所以谈新安画派是离不开他们的,同样,他们的墨迹也同样是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。

      我不妨举几个徽州文人以证之。比如徽州晚唐祁门诗人张志和,就其《渔歌子》词五首,通俗流畅,富民歌风,影响中外。尤其最脍炙人口的是:“西塞山前白鹭飞,桃花流水鳜鱼肥,青箬笠,绿蓑衣,斜风细雨不须归。”由此这一首就蜚声遐迩,风流千古了。其实他又是大书画家,《新唐书》言其:“酒后击鼓吹笛,或闲目,或背面舞笔飞墨而成,景象奇绝。”其山水画,得古人笔意,浑雅洒脱,气韵天成。明代董其昌亦说:“昔人以逸晶置神品之上,历代唯张志和可无愧色。”他的词画皆为中国早期文人词画中较为著名之作。

      还有清代歙县大文学家张潮,他的一部《幽梦影》可以风流千古了。他是个典型的作家,但他的朋友圈子很杂,相当著名的有冒辟疆、查士标等,还有几个雅和尚,即释中洲、释浮村等。许多人是这样赞美他的《幽梦影》的精妙。曰:“若夫舒性情而为著述,缘阅历以作篇章;诸如梵室之钟,令人猛省¨向若尼之铎,别有深思;则《幽梦影》一书,余诚不能己于手舞足蹈、心旷神怡也。”他书中有着无数的精辟观点,有的观点对于新安画坛也起着积极作用,并引得无数画家向更美的境界走去,堪称一部洋洋大观的史论名著。

      如对画美人有启发的名句有:“以花为貌,以鸟为声。以目为神。以柳为态。以玉为骨,以冰雪为肤。以秋水为姿。以诗词为心。”当代名家洪百里笔下西施、贵妃等美人形象,以及《拜月记》、《雪中美人探梅》等等,都不正是这些观点的再现吗?张潮善于把人们带进大自然寻求沁人心脾的佳境。他认为“山之光,水之声,月之色,花之香”,就象“文人之韵致,美人之姿态,皆无可名状,无可执著。真是以摄召魂梦,颠倒情思。”他叫大家要这样寻求美:“春听鸟声。夏听蝉声。秋听虫声。冬听雪声。”这正合中国画“无我之境”的美学思想。他说:“我们要楼上看山,城头看雪,灯前看月,舟中看霞,山中听松声,涧边听瀑布、松下听琴、月下听箫、山中听梵、水际听效乃声……”,每一句话就是一张高古山水物画,难怪近代新安画派大师汪采白把自己在黄山所得山水精品,称之为《黄海卧游集》,二个字“卧游”就代其与古人相通,情思与自然融合,甚至颠倒了。还有当代许多新安名家如汪观清、胡华令、叶森槐、俞宏理、黄澍、洪百里等人皆有这方面的佳作。

      他教画家们要这样观察自然,如:“种花可以邀蝶,垒石可以邀云,栽松可以邀风,贮水可以邀萍,筑台可以邀月,种蕉可以邀雨,植柳可以邀蝉。”汪采白的《风柳鸣蝉图》不正是从中得来的!他还说:“梅边之石宜古。松下之石宜拙。竹傍之石宜瘦。”以上这些观点,张潮是以一个作家敏锐的观察得来的,其文辞之美,论点之独到,意韵之无穷,深得文人墨客的喜爱。文中有画,画中有文,其对中国文人画的推波助澜作用是巨大的。他之所以,有这些精湛的思想产生,就得益于他本身就是一个著名书画家,其喜酒后兴酣,一挥而就,顷刻成幅,层峦叠嶂,满纸云烟,亦擅书法。

      还有近现代文人胡适之、郑逸梅、汪静之、过旭初等等,或善书法,或喜画画,也有擅长书论、画论。胡适之,他是中国新文学的创始人,也是书法大家,据《中国近现代书画家辞典》词条记载,文曰:“胡适为著名学者、教育家。善书法,随意挥洒,清俊飞动,洒脱不群。”郑逸梅,在中国有“补白大王”之称,他一生喜与书画结缘,留下了许多别开生面的美文,但也有许多趣事。比如,他与海上的名家贺天健、吴湖帆友善,而徐志摩夫人陆小曼先为贺天健最得意弟子,后来小曼多变,又投吴湖帆门下,以至贺天健生出了“林园手种惟吾事,桃李成荫归别人”的愤慨,有人造谣说:“这是郑逸梅介绍的。”令郑逸梅进入了极其尴尬的局面。我曾经于一九九O年见过郑老,他也写过信给我,其小楷极其美妙,颇得古人遗风,沉浸着浓浓的书卷味。杭州“湖畔诗人”汪静之,年青也偶尔玩起笔墨,我曾见过他与上海书法大家任政合作过扇面,扇面为设色花鸟,淡雅天趣,意韵浓厚,可以称是大诗人难得一见的珍品。过旭初,世人皆知他是围棋大师,其生前与许承尧、黄宾虹等书画名家友善,日积月累,也极善于书法。我见过他的对联:“文章史汉有心法;金石周秦生古香。”其书法拙中见秀,秀中见意,是一幅极其老道天成的书法作品。教育家陶行知,也善书法,喜欢题写扇面,书写对联,尤其是他那幅脍炙人口的名联:“千学万学学做真人;千教万教教人求真”。字字如珠,耐人寻味。还有《上海的早晨》作者,徽籍当代著名作家周而复,也是一位书法大家,幼读私熟临习颜、柳、赵、欧和“二王”诸帖,故其书法取欧、柳之气骨,逼近“二王”,颇显刚健清秀之气。九六年我在歙县“四宝堂’,见过其书法,是用红宣书写而成,我和朋友们都以为其为作家,故弃之一边不理,现在想来,真是愚昧无知。诸如此类,无法一一枚举。

      古人有云:“乱世藏黄金,盛世玩古董。”徽州许许多多文人的墨迹,也是地地道道的古董,而且有的作品还大大超过新安画派书画家的价值,收藏、鉴赏这些珍品,同样是一件名利双收的快事。


     

     
         

     

     

     

    版权所有:天一轩画廊  备案号:皖ICP备000000号

    联系地址:安徽省黄山市屯溪区长干东路145(10-11-12)号  邮编:245000

    联系人:陆 华  电话: 05592111686  手机:13905599191  邮箱:luhua7797@sohu.com